第二十章 你摊上大事了!
作者:忘三川      更新:2019/4/23 18:32:08      字数:0
    

  苏云脸色有些苍白地站在衙门中。刘承面色凝重地看着地上这具送来的尸体,看了眼苏云,“你说人是你杀的?”

  “正是。”

  刘承长叹一口气,眉头紧皱道:“苏云,你摊上大事了!本官得知你中了书科童生,想来你是个值得栽培的人才,你就犯下如此恶行!糊涂啊!”

  “县尊大人,这不是一个人。”

  “什么?你还杀了不止一人?我的天!你真当成了十县案首,宁国的律法就奈何不了你了?你这是罪大恶极,你摊上大事了!”刘承又一次重复道。

  苏云说道:“县尊大人误会了。学生的意思,这不是一具活人的尸体,而是北蛮巫士炼制的书傀。”

  “什么?书傀?”刘承脸色大变,赶紧转身看向尸体。

  仵作凝重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大人,尸体没有任何血迹。从几处伤口看,这确实不像是刚死了几个时辰的尸体,而且大人您看这尸体的手……”

  刘承以袖掩面,说道:“你没错断?”

  “这个……小人眼拙,至于是不是书傀,小人不知。”

  “废物……”

  “这确实是一具书傀。”

  刘承一惊,看到走进衙门来的陌生人,立马警觉地喊道:“何人擅闯衙门!抓……抓起来!”

  “是你!”本来这桩事情压根没有宋子文半毛钱关系,只不过苏云到县衙的时候,宋子文刚好来呈送文书,结果还是自己热脸贴冷屁股凑上来的,等得知了居然是此等事,他开始后悔自己多管闲事了。

  刘承回头看向宋子文,“送学正认识此人?”

  “他就是那日书科,对,来送书科试卷的那个家奴,大人,您忘了啊?那个笔髯翁……”

  刘承也是眼瞎,只怪那日下雨,看不清那人脸庞,经宋子文这么一提醒,忽然记起来是这号人物。

  刘承满面笑容地搓手道:“笔髯翁可曾前来?本官这就更衣前去迎接!”

  “吾家先生未曾过来。还有这位学正大人,在下夏侯策,师从笔髯翁,并非什么家奴,还请学正大人注意言辞。”

  宋子文道:“你这人,自己不说清楚,还让本官注意言辞,什么态度……”

  “放肆!”刘承喝令一声,“夏侯公子乃笔髯翁的高徒,宋学正,你有些过了啊。”

  宋子文干笑两声,不说话了。

  “刚才夏侯公子说什么?这就是书傀?”

  苏云看了一眼突然冒出来的什么夏侯策,不知道这又是谁派来的,笔髯翁?难道那个就是刘承要用他来钓的大鱼?

  夏侯策,并未和苏云打招呼,而是走到尸体边,说道:“指骨漆黑,这是用北蛮独有的青麟墨淬炼而成,不惧刀剑斧刃。再看这眉心,诶,眉心的铭文呢?”

  夏侯策用布擦去了尸体眉心的墨迹,结果没有找到书傀铭文,倒是成了一团漆黑。他看向苏云,“你用的是什么手段?”

  苏云未理会,而是转头和刘承拱手说道:“县尊大人,书傀在昆县,那么这个操控书傀的北蛮人就一定在附近,还请大人早日捉拿巫士,学生就先告辞了。”

  “留步。苏云啊,你现在也算是书科童生了,这书傀听你说的,已经厉害了得了,那幕后之人肯定更是个狠角色。这衙门之中的三班衙役,抓个宵小盗贼尚可,对付这种狠角色,恐怕……”

  苏云听明白话里的意思,说道:“那大人可上报州府,请天院的书法家前来捉拿凶手。”

  “苏云啊,你是昆县的人,又是这书傀的当事者,如今又是书科出身,本官命你捉拿北蛮巫士,这可是大功一件,你仔细掂量着看吧。”

  苏云瞥了一眼刘承,心说这混子知县,就是想拉自己下水啊。

  不过还没等苏云拒绝,这夏侯策站起身说道:“就算他是十县案首,没获书心之前,也难以是这北蛮巫士大的对手,找到了,也是送命。”

  刘承脸色一变,本来还想贪件功劳,没想到真这么厉害,便道:“夏侯公子见多识广,既然如此,要不就劳烦夏侯公子一趟,前去天院禀报情况?”

  夏侯策看了眼苏云,说道:“不过我倒是可以对付。”

  “那真是太好了!”

  夏侯策绕到苏云身边,轻笑道:“只是这位苏公子,得帮忙协助在下。”

  “我要是拒绝呢?”

  刘承脸色一变,“苏云!兹事体大,岂容你儿戏?”

  苏云面色不改地说道:“县尊大人也说了,兹事体大。学生怕帮了倒忙,影响了夏侯公子捉拿要犯。对了,县尊大人,方才学生听说,这夏侯公子是哪位的高徒来着?”

  “啊!对啊!夏侯公子,这事请笔髯翁来啊。如此大事,想必笔髯翁身为天院之人,不会拒绝吧?”

  夏侯策脸色一变,局面瞬间不在他掌控范围了,瞪了苏云一眼,“吾家先生他……这个……”

  “夏侯公子,这事就拜托了。”

  苏云嘴角露出笑容,想拉自己下水?门都没有,自然大鱼自己撞上门来,他就做个顺水人情,直接让这个莫名其妙的夏侯公子来顶包,自己赶紧脱身才是。

  原本苏云制伏了书傀,大可一走了之,趁乱脱身,只不过他也知道,既然那个书傀会对他出手,定是背后的那个北蛮巫士盯上他了,这才将书傀抬到县衙,请官府的人出面,远比自己在明处,敌人在暗处来得安全。

  趁着刘县令招待起夏侯策,苏云和宋子文两个人眼神交流了一下,很有默契地赶紧溜出了县衙。

  “学正大人,学生告辞。”

  “嗯,回吧。既然生了乱事,小心为好,赶紧回家吧。”宋子文也怕这种烂事缠身,坐进马车之中,也没和刘承告辞,就径直离去了。

  “学正大人此言有理!”苏云头一次觉得宋子文咋说得这么对呢!

  夏侯策从堂内出来,看着堂前空荡荡的衙门,脸色阴沉地喃喃道:“他倒好,一推二五六,反倒把我折进来了?好你个苏云!”

  “夏侯公子啊……来来来,本官听闻笔髯翁笔力遒劲,咱们来交流交流书法……”

  “大人,您跑题了……那个苏云他……”

  “别提他们了,咱么谈正事,那个……上茶!”

  夏侯策脸皮一抽,手里端着的茶盏,不知道是该放下呢,还是该放下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第二更奉上,求个推荐票~


扫一扫,免费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