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咸宁书院
作者:忘三川      更新:2019/4/23 18:32:08      字数:0
    

  对于赵春秋的不辞而别,苏云困惑了好久。这小子到底去哪了?又是谁将他带走了,走的时候也不告个别,这叫什么事。

  思来想去,若是赵春秋将来能有出息,总好过一辈子在这昆县里籍籍无名,苏云也就释然了。过些日子,他也要动身前往颍州,书科授予书位,获取书心,都是在州府天院之中。

  如今苏云观摩《礼器碑》,不断提升着自己的笔力,比起之前考房之中第一次接触墨韵的时候,简直精进太多了。

  对于王家祖坟坍圮一事,康世福种的因,苏云摘的果,当然苏云心里也丝毫无愧。王昌其自作自受,罪有应得,由于已经被炼制成了书傀,王家余下的人,连敛尸的机会都没有,直接被送到了颍州军府。

  连家主都被炼制成了书傀,这王家彻底和北蛮巫士脱不了干系了,加上笔髯翁呈送的公文,如实描述了那日在王家祖坟发生的一切,王家在昆县如日中天的地位,一下子跌落了谷底

  “这几天,街市上倒是见到不少颍州军府的将士。”

  刘义山点头道:“嗯。墙倒猢狲散,这王家这么一倒,之前干的那些勾当,统统要被清算。说是搜查北蛮余孽,不过我看不单单是搜人这么简单,好些个铺子被查封了。”

  “罪有应得罢了。”

  刘义山看了一眼苏云,笑说道:“先生我这年节可就要打秋风了咯。”

  苏云明白,往年德山书院的开销,八成都来自王家,刘义山这书院教习,自然生活滋润,如今王家都臭到骨子里了,谁还会来这王家祖宗王德山冠名的德山书院。

  “这书院的名字,得改改了。”

  刘义山把沏好的茶端来,说道:“那就有劳苏案首了。”

  “教习今日喊我过来,原来就是这事啊。”

  刘义山笑了笑,“本来此事我是委托宋学正的,不过他有意推给你,当个顺水人情,你是我学生,我自然乐得见到,就答应了。更何况你是书科十县案首,又在望湖楼一序成名。”

  “教习也看过我那篇序了?”

  “想看不见都难。以为师的才识,是写不出如此华丽的长序的,后生可畏啊。”

  “先生过奖了。”

  刘义山给自己倒上茶,“正事要紧。这书院再挂着这个臭名声的招牌,为师过年真要打秋风了。”

  苏云想了想,说道:

  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

  安身,非宁静以致远;

  立命,非淡泊以明志。

  我大宁以宁立国,读书人当以宁国安民为志。”

  苏云转过身,“就叫咸宁书院,教习以为如何?”

  “咸宁……万邦咸宁!好,好一个咸宁书院!”

  苏云见已准备好了笔墨,就走过去。

  “不急,等你酝酿好了再写也不迟。”

  苏云一笑,虽说如今他未获书心,但是笔法和笔力上,早已超越了一般的书科童生了。

  四个古朴的隶法大字,跃然于纸上。

  天地墨韵犹如点起的狼烟般,疯狂地涌入纸中。

  一道刚劲喷发的黑色气柱再次直冲云霄!

  这是苏云第二次引发天地异象。

  这一回,不仅刘义山看到了,几乎整个昆县都看到了这道气柱,就像暴雨欲来前形成的龙卷风一般。

  刘义山用袖口半遮着眼,不敢去直视苏云那边发生的异象,只有苏云抬头仰望着天空,看着形成的气柱在天地间交错涌动。

  他感受到无数道墨韵,正在对他的书法进行着考验和审视,像是大家长们看自己的孩子一般,慈爱而不失严厉。

  颍州苍水街

  与二弟陈愈素有二陈之称的陈玄冰忽然眉头一凝,丢下手中笔墨,赤着脚跑出了斋堂,盯着远处的天空,目色凝重地说道:“书理成法,还是先天笔法!此人好生了得!”

  笔法有二。其一延续前人笔法,继而精进自己笔力,这种笔法已经为天地墨韵所认可,后世书家所习得,则被视为后天笔法。

  至于另外一种,自然就是开前人所未开之法,以己之书理,成笔墨之法,视为先天书法。

  当然,先天后天并无高下之分,只不过能够草创先天笔法之人,绝对不简单。

  “此人若能为我陈氏所用,可保基业百年不衰!”陈玄冰无比震惊地盯着那道墨柱说道。

  颍州无数书科举人,都无比羡慕地望着这道升空的墨柱,先天笔法,谁人不想草创?奈何资质有限,笔墨即便自成一家,要被天地所认可,成就先天笔法,还是难上加难。

  “此人了不得啊,不知是何方高人!”

  “天佑大宁,又一位书家高人即将横空出世了!”

  一时间,整个颍州书道沸腾了!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昆县王家

  “堂少爷,老爷生前吩咐过,若他此行遭遇不测,王家的生意都交给您了。这些都是王家的生意账本。”

  王三石转过头来,虽说是王庆的叔叔辈,可貌观年龄,却就二十出头的样子,脸色凝重地说道:“王睿这群没有用的老东西,连个风浪都掀不起来来,居然就被苏云吓破了胆子,灰头土脸滚回去了,真是老不中用的。”

  “您能指望他们么?这群趋炎附势的市井小民,一听老爷出事,一个个跑得比谁都快,恨不得撇干净关系。”

  王三石翻了翻账本,说道:“我已去信给我那中书省当值的舅叔,花了些银两,打点了颍州军府之中的一位监军书官,虽说王家铺子封的封,查的查,但那位书官说了,可保我王氏后人无事,呈送的公文上,可把责任推卸到康世福身上。”

  听到康世福,老管家脸上也是满脸忿忿之色,“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居然将老爷炼制成书傀!也不念及当年的救命之恩,真是个畜生!”

  “行了,叔父带我视如己出,放心吧,此仇不报,我王三石誓不为人!”

  “苏云,你给我等着吧!不毁你书心,破你书道,我王三石此生封笔不书!”

  就在当晚,在昆县经营几世,富甲一方的王家悄然离去。

  所有王家的铺子,不是变卖就是转让,就连王家大宅,都人去楼空,只留下几个老仆人看守门院。

  而第二天清早,苏云也动身前往州府天院。

  文牒下达,书科诸生从十县八乡纷纷汇聚而来。

  书道之路,才刚刚开启!


扫一扫,免费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