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我们是同窗啊
作者:忘三川      更新:2019/4/23 18:32:08      字数:0
    

  城南书铺失火,老掌柜被苏云抹除了铭文,一切都死无对证。

  苏云现在就算说是王家做的,刘承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,不会拿王家开刀,所以与其被牵着鼻子走,苏云决定这一次先发制人。

  这个书傀,对于那个北蛮巫士来说,肯定是命根子,就看王家如何取舍了。

  果不其然,就在城南书铺失火两日后,敲锣打鼓地来了一队不速之客。虽说苏云已经高中童生,不过州府天院的文书未下达,就还不算正式地踏入书道。

  可是有些人就急着来道喜了,苏云也拦不住。

  “恭喜苏案首金榜题名。家主悉闻乃德山书院学子,特来恭贺。”

  苏云看了眼那人身后的熟人,喃喃道:“王庆?”

  领头那人拱手道:“在下王贵,是王庆的三叔。”

  “敲锣打鼓的都散了吧。”苏云直接说道。

  “去,都回吧。来两个人,将老家主亲手所书的匾额抬进门。”

  “慢着。”苏云挡在那块挂着红布的匾额前,“家中贫寒,恐怕没有闲处能够挂置,王老爷的好意,苏云心领了。”

  这个王庆的三叔脸色一凝,干笑两声,说道:“既然苏案首这么说,那这匾……”

  “姓苏的,你别给脸不要脸,我爷爷送你牌匾,是看得起你!”

  “放肆!”

  啪!

  王贵一巴掌打在王庆的脸上,喝道:“来的时候怎么说的?不长记性了?”

  王庆捂着脸,眼神忿忿地看了一眼苏云,又看到王贵发火的样子,不敢再吱声了。

  王贵恢复了笑脸,说道:“苏案首,要不咱们坐下慢慢聊?”

  “进来吧。”苏云倒要看看,王家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。

  听见苏云答应了,王贵暗道有戏,他还担心这苏家小子和王庆有过节,会怎么折腾一番呢,没想到这个苏云如此大气,看来这十县案首,果然有点本事。

  “茶就不倒了,几位有什么便直说吧。”

  王贵笑道:“来,抬上来。家主也知晓苏案首家中欠缺些许黄白之物,这今后要在书坛纵横,没点银两上下打点怎么成?特命我带些过来,还请苏案首笑纳。”

  苏云看了眼小木箱里的银两,看样子足足有三四百两,这回王家算是下血本了。

  “无功不受禄,王老爷还是拿回去吧。”

  王贵按住苏云推辞的银箱,说道:“此次上门来,自然有事相求。”

  “说来听听。”

  “家主吩咐,共有两件事。这其一,便是之前我这不成器的侄儿和苏案首之前有些误会,特来赔礼道歉,希望化干戈为玉帛。”

  “那好说。道歉吧,银子我不要。”

  王庆怒视一眼,却被王贵回瞪了一眼。

  “对不起!”

  苏云轻咦一声,“这庆霸王中气十足,就连一句道歉,都是如此杀气腾腾,王三爷,您觉得我是该跪着接受呢,还是该鞠个躬?”

  王贵面不改色,一脚踢在了王庆的腿肚子上,直接让猝不及防的王庆摔了个大马哈,趴在了地上。

  “听到没,苏案首让你轻点声,是不是来的时候饭吃得太饱了?”

  王庆何时受过此等羞辱,怒目而视道:“苏云,你被欺人太甚了!”

  “放心。我们是同窗嘛,同学之间就应该相互照顾,相互关爱,是吧?”

  王贵笑眯眯地说道:“你看看,苏案首多有雅量,就你,连人家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,还不道歉!从此苏王两家相互关照,相互关照。”

  “等等,当初你用砚台砸破了我的头,县尊大人之前让你来道歉,你也置若罔闻。我若是就此了之,县尊大人的颜面置于何地?”

  王庆冷着脸问道:“你还想怎样?”

  “很简单。那方碎了的纹山砚,就在床边,你当初怎么砸的我,手法和力度我倒是忘了,要不你再试一试?”

  王贵听出了苏云的意思,眉头微微一挑,别看苏云不温不火的,这绵里藏针,还是不肯和解,便道:“这里有一方云泥古砚,是上上品,今日赠予苏案首,之前那点不愉快,还请苏案首见谅。在下代小侄向苏案首赔礼道歉了。”

  “诶呀,侄子犯错,让叔叔来道歉。我若是再刁难,传出去反倒是我苏云气量小了,这件事呢,暂且不提了。”

  听到苏云松了口,似乎没有要再为难下去的意思,王贵也是舒了口气。这并非是今日过来的主要目的。

  “苏案首,这另外一件事呢,就更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了。”

  苏云说道:“既然是鸡毛蒜皮的事,那就不提了。各位,慢走不送。”

  “且慢,且慢。”王贵被苏云这忽如其来的逐客令也是慌了阵脚,东西也送了,脸皮也丢了,这低声下气这么久,就是为了这重头戏,差点被自己这一句鸡毛蒜皮的小事给省略过去了。

  “在下的意思,是对苏案首来说,处理起来是件鸡毛蒜皮的小事。”

  “此话怎讲?”

  王贵说道:“不知几日前城南书铺失火一事,苏案首可曾耳闻?”

  “没听过。”

  王贵:“……”

  “呵呵,苏案首您真会开玩笑。我可是听王家铺子里的伙计说了,这下午,书铺的老掌柜还跟您起了争执,后来被您给带走了呢。”

  苏云看向王贵,故作惊讶地说道:“王三爷您可真是手眼通天啊,居然这事都知道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王贵说道,“这城南书铺失火,连带着将我们王家的杂货铺也烧了。我们家主如今找不到这个书铺的东家,听说这老掌柜在苏案首您手上,所以过来要人,请苏案首行个方便。”

  “原来是这么回事啊。”苏云装作刚了解的样子。

  王贵笑道:“这人……”

  “这人不在我这啊,王三爷您看寒舍像是藏得住人么?”

  “我听说了,这人在县衙里,所以劳烦苏案首您动动手,将他给捞出来。”

  苏云心说,这老狐狸还真是下血本,准备捞那具书傀,看样子,他们估摸着还不知道苏云已经得知这老掌柜的真实身份了。

  “恐怕不好捞吧。”

  “您是十县案首,书科双甲的大才子,又深得咱们刘县令的赏识,想必这种小事,您动动嘴皮子就成了。”

  苏云说道:“这事啊……您来迟了。”

  “此话怎讲?”

  苏云幽幽地说道:“我可听说,这书铺失火,殃及周围不少商家,县尊大人一怒之下,打死了那个老掌柜。”

  王贵心头一惊,“不对吧,苏案首您带走这老掌柜的时候,可是下午,那时候书铺还没起火呢!”

  苏云很淡定地说道:“是啊,这不失了火,县衙里的人就把老掌柜给带走了嘛,谁知道这么禁不住打,给打死了。”

  “那尸首呢?!”王贵紧张地问道。

  苏云站起身来,拿着王家送来的那方古砚把玩了两下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这不,还在县衙呢嘛。”

  啪!

  “啊!”

  王庆捂着额头,没想到苏云会在这个时候动手!

  “苏云,我要杀了你!”

  “呀,我们是同窗啊,王庆你怎么如此大的杀气?”

  “混蛋!我……”

  王家几个家丁在王贵示意下拉住了王庆,眼下苏云是昆县红人,这时候一个不慎,两败俱伤,可能正是不少人乐得见到的场面。

  “呀,我听说这云泥砚啊,坚如磐石,清脆有声,看来真不假,此等珍宝,在下可受用不起,这砚台和银子还请王三爷一并带走吧。”

  王贵看着额头见血的王庆,眼神狠戾地眯了一下,声音低沉地说道:“咱们走!苏云,咱们后会有期!”

  “要不要上点药再走?”

  “不必了!”

  王家人无功而返。赵春秋看着王庆头破血流地从苏云家中出来,站在院子里一语不发。

  “看什么看!打死你!”

  赵春秋没有说话,等过了很久,他才走到苏云的房间内,问道:“云哥,你心情好些了么?”

  苏云笑了一声,说道:“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。你不一直想找王庆出气吗?”

  赵春秋有些犹豫地说道:“刚开始是挺期待的,可是就在刚才,我看到那庆王八头破血流的样子,忽然觉得云哥你下手太狠了,这样子,咱们和他有什么区别?”

  “你能这么想,倒是挺好的。”苏云说道,“不过呢,我打他不仅仅报之前那辱人之仇。有些事情,你可能不知道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苏云拍了下赵春秋的肩膀,说道:“打他是为了引出一条老狗。”

  “那狗凶么?”

  苏云郑重地点了点头,“可凶了。”

  肯牺牲一间铺子来换人,王家背后那个北蛮巫士,足以想象地位有多重要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关于尤师爷的身份,一直隐藏得很好,就连宋子文都不知道,这个长相平平的县衙文吏,居然会是一个书科出身的童生。自然,尤师爷也一直都是刘承的心腹。

  “要烧了书傀,这倒是个法子。”刘承来回踱步。听完了尤师爷复述苏云的意思,他也佩服苏云的胆量。

  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,这北蛮巫士,传闻个个阴狠毒辣,我宁国边疆每年死于他们之手的将士不计其数。这真要是惹毛了这个巫士,恐怕我昆县要不得安宁啊。”

  尤师爷说道:“老爷,揪不出来这个巫士,终究是心腹大患啊。而且看着态势,这件事,和王家脱不了干系。”

  “一门两个书科童生,现在又冒出来个北蛮巫士,这王家不好招惹啊,我怕逼急了,真的会惹出大乱来。”刘承有些担忧地说道。

  尤长平点了点头,“老爷担心的也不无道理。眼下我看,还是不主动招惹王家的好,就按苏云的计策,引蛇出洞,等捉拿到了那个北蛮巫士,挖出背后的王家,那么这王家也彻底折腾不起动静了。”

  “有理。”刘承点头道,“这样吧,再过几日不是腊八了嘛,按照往年惯例,本县都会邀新科童生举办文会。今年必然热闹,届时再将笔髯翁请来,然后将此事交由笔髯翁主持,以保万无一失,如何?”

  “老爷您真是智勇双全!”

  “哈哈,草拟文案吧。至于这书傀么,你就放出风声,这书铺老掌柜查明正身,乃是大炙国人氏,施行火葬,时间最好就定在腊八之日,这样也好给那北蛮巫士一些准备的时间。”

  尤长平点头道:“好,我这就去准备。”

  “只不过,这书傀的尸身,放在那里是好呢?我倒是担忧安放在义庄,早晚要被发现,那北蛮巫士可非善类。”

  尤长平听出了自家县太爷的意思,反正放哪里都别放县衙,于是就说道:“要不……放苏案首家里?”

  刘承脸皮一扯,即使老脸再厚,也无法直接来回答尤师爷的建议。

  “额……你去问问吧,这种事情,自愿最好。”


扫一扫,免费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