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笔法战书
作者:忘三川      更新:2019/4/23 18:32:08      字数:0
    

  “去祖坟,为什么这个北蛮巫士要躲在王家的祖坟里呢?”

  王自然走在最前面,面色凝重地说道:“北蛮巫士一直以来都是我宁国书道中人的死敌。我们追求的是笔法,是与天地墨韵的契合,这便是书法的最本质根源,但是他们则不同,他们信奉巫主。”

  “巫主?”苏云虽然在《说文》的九国摘要篇中略微了解过北蛮巫士,可是所谓的信奉巫主,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  王自然说道:“他们掌握着一种古老的铭文,他们称之为‘祖文’。”

  “就是之前书傀额头上的铭文?”

  王自然点头道:“不错。这些祖文,俯身在活人身上,就可以获得巨大的力量,但是代价惨重,轻则折寿,重则直接成了行尸走肉。当然,祭炼成书傀,则更加得强悍。苏云,当初在城南书铺,是你师父出的手吧?”

  “额……”

  “令师书道笔法了得,居然能够抹去祖文,看来至少是举人水准了。这次要是请动他出手该多好。”

  苏云听着话里的意思,这笔髯翁好像有点不自信?

  “那个,王老。您这话是说,不确定能拿下这北蛮巫士?”

  夏侯策说道:“敢质疑我家先生?”

  王自然也不遮遮掩掩,说道:“能炼制书傀的巫士,最少也是跟我们书道秀才一个境界了。若是那具书傀没毁掉,我还真不敢带你们俩个出手。”

  听王自然这么一说,苏云便放心许多了。至少实在不行的时候,苏云还能够靠着神秘石碑保命,兴许运气再好一点,多吸收几枚祖文,还能精进笔法。

  三人顺着苏云指引的方向,一路赶到了王家祖坟。

  不得不说,老王家的先祖还是极有牌面的。祖坟设有九阶,每阶有五个坟包。要不是宁国没有九五之尊的说法,苏云丫的还真以为老王家祖先要当皇帝呢。

  “这里有车辙的痕迹。”夏侯策手中多出了一支笔,就像是一根蜡烛一样,跳动着白色的光芒。

  苏云好奇地问道:“这是怎么做到的?”

  “小意思,这叫墨焰,能你获得了书心之后,自然就会学习到。”

  王自然低声喝道:“赶紧掐了。知道他们来过这里就好办了。”

  他们几个都是经过墨韵灌体的,耳聪目明,即使在这样的夜里,视力也异于常人,所以笔髯翁自然示意夏侯策不要点墨焰。

  “给。”

  苏云接过之前在文会上写的《望湖楼序》,不解地问道:“笔髯翁要做什么?”

  “方才赶过来的路上,我已在这《望湖楼序》中添了三道笔法战书,万一我和这北蛮巫士正面交锋之时,遇到危险脱不开身,你和夏侯也有自保的本事。”

  苏云一阵无语,心说既然这么危险,干脆别让咱俩跟来啊,这给恐吓的。不过苏云也不怕,这北蛮巫士由王自然对付,至于其他喽啰,还能厉害得过那具书傀不成?

  就算书傀被盗走了,想来这么短时间,那个北蛮巫士也无法重新炼制如初。

  三人寻着车辙的痕迹,一直到了王家坟地之内。

  苏云扫了一眼,看到最下面的一排都还是空坟,看来是留作备用,给后世子孙所准备的。只不过车辙到了这里,就不见了。

  苏云望了望山间,看不出什么端倪。

  “该不会是溜了吧?”夏侯策面色凝重地轻语道。若真是扑了个空,再要找到这个北蛮巫士可就难了。

  “桀桀。一个书科老秀才,两个童生,这一回,派来寻老夫的阵仗可真够大的啊?”

  苏云忽然背后一悚,循声望去。看到不远处的一座黄沙亭内,坐着个黑袍老人。

  老人并非坐在石凳上,居然是坐在一块棺材板上!

  站在最前面,抬着棺材板的,居然是王家老太爷王昌其!至于后面那个太棺材板的是谁,被遮住了半个身子,苏云也看不出来。

  “真是可怜。看样子这王家老太爷,早就被这巫士下了墨毒,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成了书傀。”夏侯策摇头叹道。

  苏云看向王昌其眉心那个幽绿色祖文,这王老爷生前也是个体面人,没想到死后居然还要帮别人抬棺材板。

  “何方妖士,居然敢在我宁国疆内作乱?”

  坐在棺材板上的北蛮巫士呵呵笑着,声音就像是金属相互刮擦那般刺耳,“连老夫是谁都不知道,就敢带着两个年轻的小辈来送死?”

  “做棺材板上,是等着我们来抬你进棺材的?”夏侯策呵呵一笑。

  王自然面色凝重地说道:“不要轻敌。夏侯,活墨凝神,苏云你按照我之前说的,见机行事。我先去对付这北蛮巫士。”

  “嗯,先生也小心。”

  王自然手中多出一支笔,笔杆暗红光洁,像是上等的红楠木所制,至于笔毫是什么做的,苏云就看不出来了。

  能够达到书科秀才境界,说明书心足够坚稳,墨胆已然初成,已经是可以调动天地墨韵来书写笔法战书了。这也是书法家能够发挥书道威力的基本要求,懂得如何来控制引动的天地墨韵。

  王自然年轻时候便考上了书科秀才,只可惜笔法停滞不前,三十年也未能突破到举人之境,自成一家。

  王自然开始提笔行书。秀才不同于书科举人那般可以肆意挥墨,由于墨胆只是初成,能够调动的墨韵还是有限的,只能用尽可能少且快的笔划来杀敌。

  那么最简单的无非就是横竖撇捺这些基本的笔划了。

  王自然写出的第一笔,是一道“柳叶撇”。王自然师法中州王氏一位翰林大家,用笔精到。

  直下起笔,

  中锋行笔,

  提笔出锋!

  虽用笔相仿,但千家笔法千家形,能够将这最简单的柳叶撇发挥出多少威力,全靠书法家自身笔力如何了。

  墨韵凝成,形似柳叶,锋利如刀!

  王自然笔下墨韵涌动。

  一笔柳叶撇。

  墨韵横生!

  “宁国的废物书呆子,还是这些老掉牙的花招啊。”

  笔髯翁一气呵成,墨笔一挥,直接杀向北蛮巫士,笑道:“招式不在于新,有用就行。”

  铮铮!

  柳叶撇带动的墨韵,居然发出金石般的割裂之声。

  “呵呵,在我看来,真是太弱了。”

  “去!”

  坐在棺材板上的北蛮巫士并未有任何的动弹,而是手中的骨笔一挥,棺材板上的一个幽绿色的祖文瞬间飞出,与王自然这道柳叶撇碰撞在了一起。

  原本斩向北蛮巫士的柳叶撇瞬间停滞住了,在那枚幽绿色祖文的抵挡下,居然有隐隐墨散的迹象!

  王自然眉头一凝,手中的毛笔笔锋一变。

  “悬针竖!”夏侯策眉头凝重地说道,看来这北蛮巫士不容小觑,居然逼得老师这么快就用这一笔!

  悬针竖,顾名思义,收笔成针,锋芒显露。调动起来的天地墨韵凝于一点,自然威力巨大。

  那枚祖文破开了王自然的第一笔,随后重重地砸在了第二笔上。

  周围散逸的墨韵形成一道强烈的罡风,刮得苏云衣袂作响。

  在王自然第二笔的补刀之下,那枚祖文才渐渐变得黯淡无光,最后湮灭消散。苏云认真地观察着笔髯翁的战书之法,这还是他头一次看到书法家如何用笔退敌。

  比较之前他在城南书铺那种近乎肉搏的蛮力压砸,显然王自然这样云淡风气地挥笔退敌更加潇洒。

  只不过……苏云见到书写完第二笔的王自然,胸口开始有些起伏不定起来。如此迅速急促地调动天地墨韵,就连王自然这样笔法老成的书科秀才,都有些力不从心。

  苏云看向坐在棺材板上纹丝不动的北蛮巫士,看上去似乎半点气息上的起伏都没有,眉头不禁一皱。

  奇了个怪了,这货真这么无敌?

  PS:求推荐票。


扫一扫,免费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