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驴比人纯粹
作者:忘三川      更新:2019/4/23 18:32:08      字数:0
    

  “笔髯翁的身份,不简单啊。”苏云坐在马车里,打破了紧张的气氛。即将要面对那个北蛮巫士,别说苏云了,就连夏侯策,都有些紧张。

  夏侯策看向苏云,“你指得是什么?”

  “据我所知,笔髯翁用的这种无影墨,在宁国只有军部才有供应,用以情报传送和追踪。不仅不可私贩,就连原料都是严格把控的。”

  夏侯策沉默了一会儿,问道:“苏云,如果让你在天院和国家之间做出一个抉择,你会如何选择?”

  苏云问道:“这是一个对立吗?”

  “不是,我就想知道你的答案。”夏侯策回答道。

  “这不是一个好问题。就像你母亲和你娘子掉河里,你先救哪个?”苏云明白,夏侯策口中的天院自然是大陆最至高无上的书法家圣地!而宁国,这里有苏云的家。

  夏侯策皱眉,“我没有媳妇。”

  “你这人这么死脑筋,那你小妹和娘掉河了呢?”

  “我小妹会游泳。”

  苏云:!@#¥

  马车有些颠簸,苏云撩起车帘看了眼,果然是出了城。望湖楼本来就离城郊不远了,这下已经彻底离开了昆县县城。笔髯翁的毛驴,苏云怀疑类似是“警犬”一类的特种毛驴,不然笔髯翁也不会靠它来寻觅那个巫士的踪迹了。

  马车又走了半刻,随后停了下来。苏云看到笔髯翁已经下了驴,便和夏侯策两人走上来。

  “就在这附近了吗?”

  笔髯翁面色凝重地说道:“我们遭暗算了。”

  苏云问道:“什么?王老您挂彩了?”

  王自然拍了拍驴屁股,摇头叹道:“我这老伙计拉稀了。”

  苏云:“……”

  两人本能地朝边上退了一步。

  “有人在饲料里下了药。我这老伙计怕是一时半会儿没法引路了,若是再折回去,已经打草惊蛇,怕是再难捉到那北蛮巫士了。”

  苏云问道:“还有别的办法吗?”

  王自然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有。”他盯着苏云。

  “看我干嘛?”

  王自然说道:“靠你了。”

  “靠我?”

  “靠他?”

  王自然点头道:“夏侯已得书心,体内墨韵和我一样,皆已融于天地。你还未得书心,和我这老伙计一样,能分辨出无影墨的踪迹。”

  夏侯策暗笑道:“意思是让苏云当驴呗?”

  “我当驴第一个踢爆你的子孙袋。”苏云呵呵一笑。

  夏侯策面色一变,“你这人,一点书法家的气质都没有!”

  苏云不做理会,不过对于王自然这主意表示质疑,“笔髯翁,既然人可以分辨出无影墨的踪迹,为何还要让驴来?”

  “因为——驴比人纯粹。我从你的字里,看出了那种纯粹。”

  苏云点头,倒也是。这驴眼睛一蒙,能绕着磨盘不停地转,换做是人,怕是不行了。

  夏侯策说道:“那马呢。后头那马车行不?”

  三人回望,马已绝望地倒在地上……

  “好吧……”

  笔髯翁从袖中将那方墨锭取出,说道:“闭眼,去感受这无影墨的气息。”

  苏云将眼睛闭上,嗅了嗅鼻尖那靠近的墨锭。

  然而……它真的是无味的。

  莫要说这无影墨了,就是其他墨锭,在未研磨开之前,这墨锭的气味都是极其淡的。

  “先不要急着去寻找,感受一下,这股特殊的墨韵和周围散逸着的区别。”

  苏云眼皮微微一颤,虽然闭着眼,但他似乎感受到了眼前如烟般飘散在四周的墨韵。

  而一道灰褐色的墨迹,朝着西南方向延伸过去。

  “找到了,往西南方向。”

  笔髯翁眉头一挑,没想到苏云这么快就能看到无影墨的踪迹。

  但如果笔髯翁知晓,苏云并非嗅出来,而是看到的,那肯定会更加惊讶。

  “别着急,你再仔细确认一下。”

  黑色石碑上的金芒浸润着苏云的双眼,知道灰褐色的轨迹更加清晰了。

  “西南,三里地。”

  笔髯翁瞳孔一缩,这三里地又是如何得出来的,就算狗鼻子都嗅不了这么远吧,“你……你不会乱说的吧?”

  苏云睁开眼,说道:“那里……正好就是王家的祖坟。”

  夏侯策吞咽了一口唾沫,“驴比人纯粹,苏云比驴纯粹?所以……苏云你特么还是人么?!!!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离昆县城四里地开外,这里背山靠水,风水甚好。

  王家早年出过达官显贵,虽说如今没有什么大官,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至少这片风水宝地,还是价值不菲的。

  “康先生,怎么样?是不是您要的人?”

  康世福面色有些虚弱地看着棺材里躺着的书傀,点点头说道:“是老朽要找的。只可惜,这上面的铭文被人抹除了,要重新炼制极其麻烦。”

  王昌其有些心绪不宁地问道:“那该如何是好?我已去信,让三石侄儿盯着望湖楼那边的动静了,相信并不会有人来打扰康先生。怕就怕康先生您的身份暴露,将来昆县都要成是非之地了。”

  康世福轻咳了一声,“没有了这具书傀,家主,我实力大损,一旦事情败露,恐怕连保全家主一家老小的能力都没有了。”

  王昌其呼吸急促地说道:“康先生尽管吩咐,需要什么我都给!”

  康世福眼神阴冷,看上去跟这躺在棺材之中的书傀无二,“也没什么。借家主这片风水宝地一用。”

  康世福手中多出了一支骨笔,在棺材上开始撰文……

  王昌其惊恐地看着骨笔在棺材上每落下一笔,发出呲呲地腐蚀声。

  随后,一道幽绿的墨韵便会在杉木板上微微一闪,就像是掉落在上面的萤火虫。

  王昌其站在一旁颤巍巍地说道:“康先生,能不打扰祖上清净,尽量就……”

  康世福穿着黑色袍子,连帽遮住了大半的脸庞,手中骨笔疾驰。

  北蛮每一名合格的巫士,都会研习铭文,这些奇怪的符文,在他们口中称之为“祖文”,也就是祖先文字,通过几千年的传承摸索,当它们按照一定规律组合在一起时,就能够发挥出巨大的威力,就如同书道之中的“笔法战书”一般。

  林间的翠柏开始微微颤抖起来。

  一处处王家坟包上,都有细微的小石粒落下。

  康世福有些意外,说道:“家主,您家先祖找的地方,真是一处福地啊。这里的尸墨,要比我去过的几处古沙场都要浓厚,要是早点来此宝地,我身上的伤早就该好了。”

  王昌其说道:“康先生,您还是先修复这尊书傀要紧。”

  康世福盯着棺材上已经渐渐形成的祖文,喃喃道:“一尊,总感觉少了点。”

  “您说什么?”

  康世福露出狰狞的脸庞,说道:“家主,我侍奉王家三年,现在您也该侍奉侍奉我了!”

  说罢,棺木之上的祖文凌空而起。

  其中一枚,就落在了王昌其的额头之上……

  一直躲在边上马车内的王庆,此刻双眼绿油油地爬了出来,如同饿狼一般。


扫一扫,免费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