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碑阴铭文
作者:忘三川      更新:2019/4/23 18:32:08      字数:0
    

  苏云没想到的是,城南书铺中居然会出现一个巫士的书傀,目前他也很难确定这个书傀到底是不是冲自己来的,还是恰好碰上,反正这个隐藏在昆县之中的巫士,绝对是个巨大的威胁!

  他并不是和宋子文一样怕惹事,只不过如何制伏书傀以及抹去的铭文,这些苏云不能够透露出来,所以这件事他并不想和刘承以及突然冒出来的夏侯策有过多的交流。

  回到家中时,姚娴已经做好了饭,等候着苏云的到来。赵春秋眼睛都饿绿了,狼吞虎咽地光顾着吃,也不管苏云这一脸的苍白。

  “云儿,你这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啊。”姚娴有些担心地问道。

  苏云这还是回到自己家中洗了把热水脸,换了套衣裳,还是被姚娴看出了端倪,便笑道:“没什么要紧,可能是着凉了吧,不要紧。”

  赵春秋拿起一个鸡爪子啃着,“云哥,赶紧吃。这玩意儿以前过年才吃得到,现在我娘可大方了呢。”

  姚娴白了眼赵春秋,“看看你这吃相。苏云考中了童生,我听别人说,还是个很厉害的童生,都还没好好庆祝,这才做了顿像样的,你是沾了你云哥的福气。”

  苏云笑了笑,说道:“我吃饱了,姚婶,春秋,你们慢慢吃。”

  “这才吃了多少,再吃个鸡爪吧?”

  苏云走出门,“不了。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赵春秋夹起碟中的鸡爪子,“云哥不吃我吃。”

  姚娴瞪了眼赵春秋,“一道盘都让你吃了,真的是……”

  “好吃好吃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苏云回到自己家中,白日的那场遇袭,对他的消耗很大,尤其是最后催动黑色石碑的那一刹,虽然是将老掌柜的致命一击抵挡了,可随之带来的巨大消耗,也险些抽干苏云体内为数不多的墨韵。

  “这真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的底牌啊……”苏云闭目凝神,观望着这块神秘的黑色石碑。原本已经有些金光灿灿的《礼器碑》,再一次恢复到了第一次呈现出来的那种暗金色,看来不仅是他,就连石碑的消耗也很明显。

  苏云一直没有关注过这块石碑的阴面。前世的《礼器碑》阴面也是有碑刻的,内容大抵就是记录这块碑的用途、涉及到的人物事件,只是在这神秘的黑色石碑上,苏云之前并没有看到碑阴铭文,直到抹去了那个书傀额头上的神秘铭文,这个来自北蛮的神秘字符,居然烙印在了这块石碑的阴面!

  “会不会留下什么隐患啊……”

  苏云现在对担心的就是那个北蛮巫士,会顺着这个古老又复杂的字符找上门来。一个书傀已经够呛了,若是再来一个巫士,那真的就头疼了。

  “应该可以擦拭掉吧。”苏云试图去抹除阴面的那个北蛮字符,然而正当他擦出的刹那,整个黑色石碑都散发出暗黑色的诡异光芒,原本黯淡无光的《礼器碑》铭文,瞬间金光大炽。

  无数墨韵流转在苏云体内,那股喷薄而来的墨韵精华,顿时让原本感觉身体被掏空的苏云一下子精神起来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苏云惊讶地感受着体内的变化,这擦出的北蛮铭文,居然会给自己的身体带来如此巨大的变化!

  苏云感受到黑色石碑上的《礼器碑》更加厚重、威严起来。同时,自己对于周围的感知变得更加敏锐起来。

  没想到这小小的一枚北蛮铭文,蕴含的力量居然如此之大,只可惜无法反复利用啊,苏云看向阴面的那枚铭文,暗灰色的印记依旧还在,只可惜苏云再如何擦拭,都没有了之前的奇效。

  “看来不亏……”

  原本苏云还在郁闷今天遭此一劫,结果这枚北蛮铭文既然带给他如此大的裨益,这要是再多来几枚,自己明年就可以参加州试考秀才了。

  对于一般的书科童生来说,他们调动天地墨韵,连结字都是一个很难的步骤,更别提笔锋与笔法的掌握,然而苏云的汉隶一出,便书理成法,结字成章,别说考童生了,就是考秀才也就这回事了,也难怪陈愈素未谋面,都以老先生来称苏云了。

  “谁!”苏云如今耳聪目明,更能够感应得到周围墨韵的变化,来人绝非是普通人!

  夏侯策正要敲门的手放下来,“耳朵够灵的啊,赶紧开门。”

  苏云起身,过去将门打开,问道:“这么晚了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  夏侯策朝里面张望了一二,喃喃道:“令师不在啊……”

  “你有话直说。”

  夏侯策神情淡然地说道:“半个时辰前,城南书铺被烧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夏侯策双手环抱在胸前,倚着门框,盯着苏云问道:“不会是你烧的吧?”

  “我有病么?烧书铺干什么?还有事么,没事我关门了。”

  夏侯策挡住门,说道:“别这么急嘛。不是你烧的,那过去看看?”

  “没兴趣,天晚了。”

  夏侯策眉头一挑,“我可是知道你很多秘密。”

  “比如?”

  “比如说……考试作弊?”

  苏云轻咳一声,看着夏侯策,面色平静地说道:“去看看也好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天底下没有白捡的便宜。

  苏云这下总算明白了,什么叫做出来混总是要还的。

  昆县不如那些富庶之地,一入夜,这大街上就漆黑一片,走在这样的路上,还真是有点怪恐怖。不过两人都是书科童生,夏侯策可能比苏云多一点的优势就在于获得了书心,但苏云也不是很确定,只能感觉得到,他身上随时散发出来的墨韵,就像是蒸笼上刚拿出来的包子,散发着腾腾热气。

  “这事谁和你说的?”苏云冷不丁地问道。

  夏侯策问道:“作弊的事?这事情还用别人说么?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。”

  “无凭无据的,打算去天院告状?”苏云探探虚实地来了一句,他可不会傻到一箩筐地全说出去。

  夏侯策呵呵一笑,“别紧张。我才懒得去告,不就是一个书科童生嘛,要是你真没本事,将来州试,一下就从这十县案首,书科双甲的荣耀上陨落,那对你来说,才是一个更惨的打击。”

  苏云有些认同夏侯策的话,不过自己也不虚,《说文》和《字林》的那些书面知识,也就是一个门槛,后面真正的书道之途,还是和笔法笔力的掌控紧密联系,而非那些死的知识。

  夏侯策停住脚步。

  “只是有一点呢,作为我封口的条件,希望你能答应我。”

  苏云看了眼这个神秘的少年,如果仅仅是一个之前护送考卷,什么翁的门生,那特么也太爱管闲事了吧?

  “太难的我直接拒绝。”

  夏侯策轻笑道:“倒是嘴硬。作为交易的条件,考试当日先生未来昆县巡考的事情,你不能和任何人有意提及,明白吗?”

  “这算是一个很严重的失误?”

  夏侯策定了定神,说道:“本来没什么,可是出了你这个幺蛾子,牵扯就大了去了。”

  苏云或许不知道,夏侯策口中的牵扯,其中远远不止笔髯翁王自然,王老秀才,后面甚至牵连到颍州贡院、颍州天院以及——

  那位!


扫一扫,免费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