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无影墨
作者:忘三川      更新:2019/4/23 18:32:08      字数:0
    

  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苏云啊,你不去考书科,本官以性命担保,三年之内,秋闱进士的金榜之上,有你苏云这号人物。”

  苏云笑了笑,道:“县尊大人过奖了。在下才疏学浅,只是随便胡写的罢了。”

  “诶,好就是好。你这篇序啊,大气磅礴,读之令人心生巍然,如此华丽的辞藻,其实胡写能成了?”

  陆九言听到刘承这么夸张苏云,本递上去的文稿又缩了回来。未见苏云全篇序作的如何,光是这一句,陆九言就觉得让自己手中这篇序黯然失色了。

  这个小狐狸,定是之前就请人代笔作好的!陆九言眼神不善地看了一眼苏云,气急败坏地回到位置上喝起了闷酒。

  风头都让苏云一人出尽,这还玩什么?

  书法,人家是十县案首也就罢了;原本以为在文章上找点场子回来,结果苏云一篇《望湖楼序》,成了“大宁文坛之殇”,这让陆九言有劲使不出力来。

  夏侯策从外边回来,看到兴奋的刘县令,目色凝重的自家先生,以及底下神色不一的诸生,顿时懵了。

  难道?这小子这么快暴露了?

  再看自家小妹那副目光带有崇敬的样子,不对啊,这苏云究竟下了什么药,为什么大家要么痴了,要么疯了?

  “喂,怎么回事?”夏侯策从后头绕回到夏侯青青的座位旁,推搡了一下自己小妹。

  “啊?哥哥你说什么?”

  “我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你们看起来乖乖的?”

  夏侯青青抚了下自己的脸颊,“啊,有么?”

  “怪了!你害羞什么?”

  “没有,哪有害羞……可能是刚刚喝了点酒的原因。”

  夏侯策再看向自家先生,之间笔髯翁从刘承手中接过长卷,脸色愈发的凝重起来。

  完了!

  这下真的完了!

  苏云,你好日子真的到头了!

  夏侯策之前一再强调苏云记得藏拙,那是因为他明白自己先生的脾性。倘若苏云真的不堪入目,而这一切又是因为自己的一点小过失引起的,王自然还真的会不惜自己名声,来改正自己的过错。

  “先生,这……也不能怪苏云。”

  王自然点点头,说道:“确实错怪这孩子了。”

  夏侯策轻声说道:“是呀。这事他哪能做得了主,肯定是他那师父逼的。”

  王自然神情凝重,“看来我也得好好逼你了。”

  “好——啊?师父您这话什么意思?”

  王自然抖了抖手中长卷,说道:“看走眼了啊。没想到这苏云的笔法,居然精进到了如此地步!墨韵收放自如,如此长卷,虽有墨韵灌注,入手居然丝毫察觉不到沉重,当今书科童生之内,能做到此等举轻若重的地步,我看再无第二人了。”

  夏侯策嘴巴跟塞了个鸡蛋似的,错愕地看着王自然手中的这份长卷。

  这怎么可能呢!

  之前不还是个作弊的投机取巧分子么?

  怎么一下子成了实力选手了?

  “先……先生,您不会看错了吧?”

  王自然此刻心情大好,笑道:“看错?哈哈,老夫亲眼见他所写?岂会看错?”

  “怎么样,笔髯翁,我就说是好文章吧?”

  “嗯嗯嗯,确实好书法。”

  两人牛头不对马嘴地赞同道。

  夏侯策有些怀疑人生地看向苏云。

  然而写完了《望湖楼序》的苏云,此刻正和吴文才二人,吃着酱肘子……

  方才文会之初,大家都是端着架子。

  刘承说一句话,大家敬一杯酒。

  还有溜须拍马之徒,带着大伙主动敬酒的,这酒喝多了,自然想找点东西填填肚子。

  结果,吴老伯手里的这盘酱肘子,就被苏云盯上了。

  夏侯策靠过来。

  苏云见到这兄弟眼睛都饿绿了的样子盯着自己,筷子指了指盘中,“你也来一份?”

  “你居然还有心情吃肘子?”

  “干嘛?诶,对了,吴兄,带会儿能不能帮我打包一份?”

  “没问题!好说,苏兄一句话的事!”

  夏侯策听到这话,差点没把肺得咳出来,“来来来,咱俩好好聊一聊。”

  “聊什么?”

  夏侯策面色凝重地说道:“我觉得在你眼里,我一直像个傻子。”

  “此话怎讲?”

  夏侯策怒道:“你他|娘的一直就在跟老子扮猪吃虎!”

  “说话小点声!”苏云喝道。

  “干嘛,你还怕人听见啊?”

  “你的口水飞到肘子上了!”

  夏侯策:“……”

  不知道把怒气发泄到何处的夏侯策,一把抓过盘中的酱肘子,直接狼吞虎咽起来。

  吴文才以为自己吃相已经够狼狈的了,没想到居然还有更狼狈的,便说道:“兄弟,不够再点一份便是,反正这回有王家赞助。”

  夏侯策啃猪蹄的手忽然停住了,“等等,你说谁赞助?”

  苏云很淡定地说道:“王家啊,愣着干嘛,吃啊。”

  夏侯策瞪了眼苏云,“王家!”

  “对啊,王家。王昌其老有钱了,吃不穷他们。”

  夏侯策扔了酱肘子,“你不怕被毒死吗!”

  苏云说道:“这么多士子,真要毒死了,你觉得老王家能在昆县混下去?县尊大人都不怕,你怕啥?”

  夏侯策抹了把嘴上的油,“你是说文会又王家掏钱,刘县令也知道?”

  这时候一旁的吴文才插话了,“不然呢,往年办文会,都是县中财主出的钱,今年王家非要大包大揽,你让县尊大人如何拒绝?”

  苏云听了吴文才的话,问道:“这事吴兄你从哪里听来的?”

  “陆九言说的啊。”

  苏云背后一寒,等等,王家这么主动?

  这刘承……不会是把书傀给卖了吧?苏云不由自主地看向那位脸颊通红的刘县令。

  “县尊大人!”

  苏云看到尤师爷面色凝重地从楼下跑上来,看上去有些狼狈。

  “义庄出事了。”苏云示意夏侯策看那边的情况。

  “走,我们过去。”

  刘承听完尤师爷的话,脸色凝重地走到王自然面前,弯腰躬身,说道:“一切,都拜托笔髯翁了。”

  “刘县令辛苦了。”王自然起身,看了眼走来的夏侯策和苏云,“你们两个,跟我走。”

  “我去干嘛?”

  笔髯翁晃了晃手中的集锦长序,说道:“借你墨宝一用。”

  苏云跟着走下楼,见到尤师爷没跟上来,便问道:“笔髯翁,书傀被盗走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阿策,我让你办得事情,都安排妥当了?”笔髯翁问道。

  夏侯策眉头紧皱,“是,都布置下去了。可没想到,这王家不知哪里得来的消息,居然真的得手了。”

  笔髯翁牵过毛驴,说道:“是我让刘县令把书傀的位置故意泄露的。”

  “啊?先生,这是为什么?”夏侯策不解。

  笔髯翁从袖中掏出一块墨锭来,“可还记得我让你在那书傀上抹的东西?”

  “是无影墨?”苏云在《字林》的珍宝篇见过这宝墨。此墨化水之后无色无味,经常用于军部情报传送,而且在宁国市面上很难购得,制作无影墨的原料也被官府垄断了,以免军情泄露,没想到,这次为了捉拿这个北蛮巫士,笔髯翁居然动用了无影墨。

  笔髯翁把墨锭在毛驴鼻子前晃了晃,随后便说道:“你们坐马车跟过来。北蛮巫士狡诈无比,不用真的书傀做诱饵,休想找出他的踪迹来,都谨慎着点。”


扫一扫,免费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