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监军书生
作者:忘三川      更新:2019/4/23 18:32:08      字数:0
    

  颍州地处宁国之北,与户州毗邻,再往北,便是沦陷的鹤州。不过宁人如今不称之为鹤州,而是称之为北疆。

  那一块地方,是宁国之殇。

  苏云站在城门楼前,左右远望,皆看不到城墙的尽头,这颍州城,确实比昆县要大不少啊。颍州的城门洞口,也是极深,极宽。

  昆县城城门不过一丈深,这颍州城门,苏云用步子粗粗一略,足足有两丈深,果然不愧是州府之地啊,城墙都砌得如此厚。

  斜阳照射下,城门洞内依旧有些昏暗。

  几条长龙似的队伍,排在八个门洞前,等待着进城的例行校检。

  苏云进了城门,便按照文牒之上对于天院位置的描述寻去了。这童生文牒,也是极为精致,都是有天院的秀才教谕亲手书写,非钦点书科童生,根本看不见文牒上的内容,以防文牒遗漏,被他人捡去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自然是结字重要了。”

  “兄台此言差矣,笔法重要。”

  “倘若笔法在如何了得,结出来的字不堪入目,谈和笔法?还要这笔法有何用?”

  苏云到了天院附近的时候,天色已晚,掐着日子,明日再去报道也不迟,于是便在周围的一家客栈落下。这刚一进门,就听得两个书生争得面红耳赤。

  苏云淡淡一笑,颍州不愧是颍州啊,这书风浓厚,到处都有人谈论书法。方才他在路上,看见大大小小的书铺几十家,还有不少字摊,除了卖些字画,还代人写信,有些兼职一些批八字算命……

  “你结字再工整,未得笔法之要,何来法度,何来规矩?皆是病笔罢了!”

  “二位,二位。莫要再吵了,小店容不下您这两尊大佛,周围还有客官吃饭呢。”

  邻座的几个中年人笑道:“无妨。这两位后辈谈论的倒是有趣,我也想知道,这书法结字重要,还是笔法重要。”

  宁国自萧不惑崛起,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书道早已融入了宁人的骨子里,即便是三岁孩童,都会舞文弄墨地写上几笔,更何况这些穿着斯文的书生了。

  不过向昆县这样贫瘠的下县,书道的风气则不是那么乐观了。

  苏云跨入客栈的门槛,朝小二招了招手。

  “诶,这位小爷,有什么吩咐?”

  “一间客房,暂住一宿。”

  小二笑着迎苏云进门,道:“好嘞。上好的客房,爷您上头请。”

  “这位兄台留步。”

  苏云停住脚步,看了眼那个“结字党”,问道:“喊我么?”他粗粗一观,发现这人身上居然也有墨韵散发,看来也是书道之人。

  “我看兄台器宇不凡,这手骨节分明,想来是个有才识之人,你来评评理,到底是结字重要,还是笔法重要?”

  苏云扫了两人一眼,“都重要。”

  这问题,依旧和当初夏侯策提出来的问题一样,不是一个好问题。恐怕古今书法大家都争论不清,那么它就不是一个好问题。

  结字,顾名思义,就是字的结构,笔划安排与形式布置。

  笔法,那就更直面了,用笔之法。

  面对苏云这万金油似的回答,那位“结字党”不买账了,又问道:“总有个孰重孰轻,都重要?兄台,你这有点敷衍在下了。”

  苏云脚步一顿,说道:“结字因时相传,笔法千古不易。至于那个重要,自然是笔法了。”

  听到苏云说是笔法,那位“笔法党”顿时露出了笑脸,“看到了吧,这回你还有什么话可说?服气了?”

  “不不不,我不服!这位兄台你留步。”

  苏云:“……”

  “方才兄台说笔法千古不易,这话我不敢苟同。当今书坛,百家争鸣,笔法不一,怎么可能千古不易呢?你这说得好像是头头是道,可细细品起来,则是漏洞百出。”

  店小二皱着眉头,生怕苏云被气跑了,赶紧制止道:“这位客官,你打扰人家休息了。小爷,您楼上请,莫须理会。”

  苏云道:“你所谓的不一样只是你以为,当你到达一个高度,你就会发现,你认为的不一样,其实追求的本质都是一样的。”

  “嘁,你以为你是谁啊。说这故弄玄虚的话,以为自己是陈翰林?哈哈,少年郎,别不懂装懂。”一旁看热闹之人出言嘲笑道。

  “就是啊,什么一样不一样的,这每个书法大家的笔法,自然都是不一样的,哪有什么千古不易之说,纯属笑话。”

  苏云不语,转身跟着店小二朝楼上走去。这并非是自己随后瞎说,而是华夏书法千年以来的精髓,这些人自然无法理解苏云说的道理。

  店里看热闹之人,皆认为苏云被辩得哑口无言了,于是都纷纷笑起来。这个无休止的争论,也在笑声中淹没而去了。

  只有坐在角落里吃着花生米,喝着老黄酒的老头,用手指沾着黄酒,在桌上百无聊赖地划拉着。

  “因时相传有几分道理,至于千古不易,看似没道理,仔细咀嚼,倒真有道理。”

  “好一个笔法千古不易!”

  听到老头激动的声音,掌柜斜眼觑过来,高声道:“老孙头,又来骗喝黄酒了?这回又挂账上?”

  “哟,这不是孙大家么?这脸是怎么了?又被毛笔划伤了?”

  “哈哈,我看定是被哪个小娘子给抓伤的!”

  “哈哈。”

  老头回过神来,有些生怒地走到柜台前,猛然一拍桌子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“这回,现钱!”

  说罢,将九个大铜板,一个一个拍在了桌上,又朝二楼望了一眼。

  “哟,挺有钱啊。”掌柜轻蔑了看了一眼桌上的九个铜板,“是不是偷了哪家书铺的字帖,拿去变卖了?”

  “滚你的!”老孙头说话间准备上楼。

  掌柜拦住道:“干什么?你当我这里是勾栏啊,想上就上的?”

  “让我上去!”

  “住店一宿五十文,有么?”

  老孙头眼珠子一瞪,“想钱想疯了吧?不上去就不上去,走了!”他有些不舍地朝楼上望了一眼,随后挪着步子,在众人奚落声中离去了。

  “走吧,这里没你要着的相好的。”

  “哈哈,这个老孙,自打北疆回来,就成了个废人,现在越老越混,真是没救咯……”

  走到客栈门外的老孙头听着众人的奚落,发颤的枯手握紧了拳头。

  “哥几个,豁出了命,值么?”

  说罢,擦去了眼角的浊泪。

  苏云站在窗口,恰好看到黯然伤神的老孙头,方才他正好站在走道上,下面发生了什么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“客官,还有什么事尽管吩咐。”

  苏云回过神来,“老孙头,是谁?”

  “老孙头?哪个老孙头?”

  “就是他们之前在底下谈的那个,骗黄酒喝的。”

  店小二轻唉了一声,说道:“你说孙老三啊。怎么了,小爷您认识他?”

  “我听他们说,从北疆来的?”

  店小二将肩上的挂巾扯下,替苏云擦起了桌子,说道:“那都是成年的老黄历了。他啊,现在就是个老混子,整天在勾栏跟酒肆混迹。唔,听说年轻时候从军入伍,还是个监生,不过谁知道是不是这孙老三瞎吹牛皮的,这人嘴上没一句真话。”

  宁国的监生,可绝非是那种捐些钱,在国子监挂个名的空头。宁国的监生,全称为监军书生。北蛮巫术阴毒,别说普通将士,就连一般的书道中人,一个不慎都会中招,所以大宁北疆的军伍之中,都会有书家的身影。

  宁国五人为一伍,由一资历较深的士卒担任伍长。两伍组成一什,另外配有一名监军书生,来配合这两小队伍的行动。不过这也只是书上这么写,真正在北疆,哪里来这么多监军书生,一百人能配一个监军书生就已经是烧高香了。

  苏云回过神来,问道:“大宁书道昌隆,不应该啊。”

  “一个个都怕死呗。那些世家子弟,又怎会去当监生?客官,桌子给您擦干净了,还有什么吩咐尽管提。”

  苏云笑了笑,“麻烦了。”

  “哪里的话。”

  苏云将包袱放在桌上,喃喃自语道:“若是要得到稳定的祖文来源,当个监军书生,貌似是个不错的方向。”


扫一扫,免费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