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诛九族听过吗?
作者:忘三川      更新:2019/4/23 18:32:08      字数:0
    

  “苏云,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?方才打那小子的一棍,居然还动用了墨韵。”

  虽然苏云目前还不能凝墨成书,但是体内的墨韵却可以让他的气力增加不少,换句话说,就算不用笔墨,苏云现在打十个王庆都绰绰有余。

  苏云停住脚步,说道:“过分吗?我觉得还行吧,走,我们再去另外几家。这几个纨绔,就是欠收拾。”

  “可他们只是普通人,是宁国的子民,作为宁国的书道中人,将来你所保护的,不就是他们吗?”

  苏云看向夏侯策,很平静地说道:“对不起,我没你想得那么高尚,我只知道,我的兄弟受欺负,现在失踪了。作为兄弟的我,现在要去讨回公道,你看不爽可以别跟着了。”

  夏侯策一笑,“我就喜欢你这样爽快的人,走着。只要打不死,就往死里打!”

  苏云:“……”

  这人,也有病,而且病得不轻。

  从之后几家出来,除了替赵春秋讨公道的每人挨一棍之外,苏云主要还是想证实周贵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。如果说赵春秋明明可以走动,说明伤势并不严重,完全可以回家来,除非是被揍得昏迷过去了。

  然而从那几个纨绔家中得到的消息,基本吻合周贵的说法。这就让苏云纳闷了。带走赵春秋的人到底是谁呢?

  人贩子也没到底拐个十五六岁的半成人啊。

  “看来你这位小兄弟应该是安全的。”夏侯策看到苏云一路上沉默不语的样子,便安慰道。

  “但愿吧。”

  “你该想想你自己了。”

  苏云转过头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马上就要问道寻心了,你难道就不准备准备?”

  苏云一边想着赵家有什么富贵亲戚,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:“怎么准备,准备什么?”

  夏侯策摇了摇头,“你这样心不在焉的,就是最差的状态了。”

  苏云抬起头,说道:“我回家去了,你随意。”

  “我这陪你跑了大半个昆县城,这都晌午了,就不请我吃个饭?太不仗义了吧?”

  “你不嫌弃,家里姚婶应该做好饭了,下馆子就别想了。”

  对于苏云的待客之道,夏侯策直叹气,这哥们,真够“仗义”!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快出来!”

  “苏云,我们知道你在屋里,不要躲了!”

  “对,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,难道敢做不敢认吗?”

  一大群人,男女老少都有,围在苏云家门口,挤得比过年时候的庙会都热闹。苏云跟夏侯策回来,看到这一幕也都吃惊了。

  “现在你在昆县真到了这么万人拥戴的地步么?你们这奇葩县,真的是少见多怪啊,不就是一个书科童生么?”

  苏云瞥了眼夏侯策,说道:“你看看这一个个像是死了爹妈的样子,是好事上门的?”

  “诶,苏云在这儿呢!”

  “大伙儿别找了,在后头呢!”

 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围在苏家门口的男女老少纷纷转过身来。

  “让让,都让让,让老族长来说!”

  “都让开点。”

  之间几个拄着拐杖,颤巍巍的老头从人群中走出来,怒不可遏地盯着苏云,说道:“苏家小子,虽然你考上了书科童生,可这童生依旧是个白丁布衣,你居然做出这种事,欺人太甚了!”

  “就是!”

  夏侯策笑道:“苏云,你又调戏良家妇女了?”

  “滚。”

  苏云看着群情激奋的样子,问道:“我做了什么,让诸位如此激动?”

  “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,我问你,昨晚你去了何地?”那个站在最前面的老头拐杖一杵,冷哼道。

  “王家祖坟。”

  “哼!大伙儿都听到了吧。毁我们王氏祖坟的,就是此人,王氏子孙与你不共戴天之仇!”

  苏云说道:“你们都是王昌其的亲友?”

  “我们都是姓王的,自然是王老爷的本家同族族人!苏云,你德行败坏,毁我王氏祖坟,此仇不共戴天!”

  “对,不共戴天!”

  苏云很平静地说道:“我若是记得没错,那王氏祖坟上,可都是王昌其一脉的坟地,上头可有诸位的祖宗?”

  “你……你这是怎么说话的!我是王老爷三舅家的亲表兄,沾亲带故的,现在老表舅爷的坟让人给挖了,岂能坐视不理!”

  “你们可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?”

  “不管发生什么,苏云,这个梁子是结下了。你要拿命来偿!”

  苏云说道:“且不说这王氏祖坟是不是被我弄毁的,光王昌其勾结北蛮巫士,通敌叛国这一条罪,就可诛九族!现在认亲戚,诸位是不是太不明智了一些?”

  众人听了苏云的话,纷纷目露惊恐。

  王氏那位老族长支支吾吾地说道:“你你你吓唬谁呢?什么北蛮巫士,我压根就没听过!”

  夏侯策说道:“此事已经上禀颍州军府,当然刘县令也知道。至于夷三族还是诛九族,一切都要看颍州军府如何定论了。当然,夷三族估摸着是跑不了了。”

  众人一听,立马色变。

  “怎么回事?不是说王老爷是被苏云所害么?怎么成了通敌叛国了,这要是扯上关系,那岂不是……不行,我家里还有事,我先走了!”

  “你别跑,你不是说你娘和王老爷是远方表亲关系吗?”

  “谁说的,我娘是符州人士,跟王昌其那个老东西压根没半点关系,你们别瞎说啊!”

  王氏族长一看跟随而来的族人纷纷撤离,强行稳住阵脚,说道:“你们两个黄毛小儿,以为这就想糊弄过去吗?分明就是你们俩个害死了昌其老哥,毁我王氏祖坟,你们其心可诛!”

  “这位老族长,您今年高寿啊?”

  “哼,老夫七十有七了!什么世面没见过,这点小把戏就想骗过我?定是想骗我等离去,可以溜之大吉!”

  苏云笑道:“好好好,老族长既然觉得我在说谎,大可守在这门口,等到时候牵连入狱了,或许还真能光荣地葬在那王氏祖坟之中,反正您也差不多了。”

  “你!”

  “诸位还年轻的,自己掂量着看吧,反正死活都是你们自己的事。”

  “老族长,我那……那家里还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走走走,什么破事。那坟头我压根就不知道,谁他么胡说八道,咱们老祖宗压根就不葬在哪里。”

  原本群情激奋的王家族人,忽然之间,就一哄而散了,几个牵头的族老拉也拉不住。

  “回来!都给我回来!”

  “他骗你们的啊!”

  苏云冷冷地盯着几个老头,“说!王家许了你们什么好处!煽动民意,莫要说你们到底是不是王家的人,就算不是,也难逃同党之嫌!”

  “苏……苏案首,我……我我我们不是同党啊,我们就是王昌其同族的,都隔了好几代了,早就断了亲戚关系了。这……这……这这这……”

  “哎呀,我们都是被他们老王家给骗了!”

  “苏案首,还请您帮我们洗脱罪名啊。是那个王家的小子,他来村庄里告知我们此事的,还许诺……许诺我们死后可以葬在那风水岭上,这才……”

  苏云看着几个糊涂的老头,冷冷道:“他若是自己有底气,何不自己亲自来,教唆你们来闹事,自己藏在暗中看戏,你们也真是蠢,生前的事都没整明白,就想着死后的事了?这么想死?”

  “不不不,我们不敢。我们这就走,给苏案首添麻烦了,我们走……”

  “苏案首,就当我们没来过。”

  一听到要给王家背锅,这群憨厚的王氏族人们跑得比驴还快。

  “这群愚民……”

  苏云道:“你现在觉得他们是愚民,等真的煽动起来,这股力量,恐怖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。”

  夏侯策不以为然,“我不信。”

  “不信拉倒。”苏云朝隔壁赵春秋家中走去。

  “姚婶。”

  “阿云,你快看,你来看这个。”姚娴激动地拿着一封信,擦着眼泪。

  苏云本来还想暂时安慰一下姚娴,赵春秋虽然还没下落,不过应该是安全的,没想到这边已经有消息了。

  “春秋写的?”

  姚娴点头道:“是他的字迹,这下我放心了。”

  苏云打开信,信中写道:娘,云哥高中书科童生,孩儿也要长志气,已去远方求学,勿念。儿赵春秋敬上。

  “奇了个怪了,春秋要去求学,为什么不当面说清楚,这离家出走什么意思?”

  姚娴双手拧着,心中大石落定,说道:“人没事就好。他若是真有那志气,去外面闯闯,做娘的当然开心。你们还没吃饭吧,我去给你们做饭。”

  姚娴擦了擦眼泪,朝灶台走去。

  苏云将信递给夏侯策,道:“你给分析一二?”

  夏侯策也学着苏云的口吻,将信往桌子上一拍,“不信拉倒。”

  苏云:“……”

  幼稚。


扫一扫,免费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