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三枚祖文!!
作者:忘三川      更新:2019/4/23 18:32:08      字数:0
    

  这次王家坟地缉拿北蛮巫士,不得不说,损伤惨重。尤其是笔髯翁,等苏云和夏侯策从塌陷地坟山上下来时,王自然直接是坐倒在了地上。

  肩上被祖文擦到的伤口,居然散发着一股腐臭的味道。

  “我去那伤药,方才带了些过来。”

  “没有用。这伤口只能我自己来处理,我们赶紧回去,我暂时用墨韵封住了伤口的经脉,不会用什么大事。”

  王自然的驴似乎生命力顽强,没有被药翻,夏侯策将之前跟随而来的马车套在了驴身上,三人趁着天黑朝城里赶去。

  “这次真是大意轻敌了。”

  夏侯策灰头土脸的,身上那件云纹锦衣,也成了乞丐装,此刻也顾不了这么多,直接拿袖子擦拭着脸上的泥渍。

  “先生,为什么这北蛮巫士到了王家祖坟上会变得这么强?”

  王自然说道:“我也是现在才想起来。这北蛮的巫士,他们凝结祖文靠得是尸墨,也就是死人的阴气,这王家祖坟抱阳聚阴,在这样的坟地上,自然是生猛无比,我也是事后才料到这一点。多亏了苏云找出了玄机,不然你我师徒二人的性命,可能真的就交代在这里了。”

  苏云说道:“哪里。如果不是王老您正面挡住了这北蛮巫士,我哪里有机会靠近那座刻有祖文的活人衣冠冢。”

  “活人衣冠冢?”王自然惊讶道。

  苏云点头道:“是啊。我山上见到了王家老太爷的墓碑,上面还刻了奇怪的铭文,就想到应该就是王老您之前说的祖文了。”

  “是了是了。这王昌其替他抬棺,当了他的书傀,引导整座坟山的尸墨,难怪此人越战越勇,这是在耗尽王家积攒下来的几代人阴气,来替他做嫁衣。”

  苏云听王自然这么一说,问道:“这么厉害的么?那要是在战场上,死的人越多,这些巫士岂不是无敌了?”

  王自然目色变得凝重起来,点头道:“所以在北疆,一旦遇到大的战事,若是尸体太多处理不过来,我们宁国的将士,可能连马革裹尸,落叶归根的机会都没有,就付之一炬了。”

  听到这里,苏云和夏侯策都沉默了。这回康世福是借助了王家坟地,大多都是死人的尸墨,要是在真正的疆场之上,那些被炼制出来的书傀,那都是人形屠杀机器,可能死去的宁国将士做梦也不会想到,他们死后还会被人利用,倒戈相向,来屠戮自己的同袍。

  “所以每一个巫士,都是我们书道中人的天敌,灭杀他们义不容辞。只可惜,这次让这个老东西跑了。夏侯,你待会儿去书一封,将这件事告知颍州军府。”

  苏云有些不解,问道:“这事难道不是应该通知天院么?”

  “剩下的事,就交给我们吧。苏云,这次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。”

  苏云见笔髯翁不明说,也就不问下去了。这次得到的三道祖文,才是苏云此次最大的收获,如果没有猜错,那个北蛮巫士耗尽了王家祖坟内的所有尸墨,才凝聚成了那三枚祖文,不然这北蛮巫士也不会这么生猛。

  只可惜,被苏云截胡了,这才阴沟里翻船。他或许做梦也想不到,苏云还有吞噬祖文的神秘石碑。

  驴车到了城内,苏云便先下车回家了。奔波了这么久,他也累得不行。

  “那王老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

  “去吧。最近几日就不要动笔墨了,多休养身体。”王自然提醒道。

  苏云点了点头,转身离去了。

  夏侯策看着苏云离去的背影,抑制不住内心的疑惑,“先生,苏云到底在坟山上做了什么?为什么他能看出来北蛮的秘法,他又是怎么破开这秘法的?还有之前……”关于分辨无影墨的事情,夏侯策同样很疑惑,到底苏云是怎么做到的?若是这个消息泄露,估计宁国军府必然要盯上这个小小的书科童生。

  “夏侯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就像你跟我,有些事情,他不说,我们就不能问,明白么?”笔髯翁打断了夏侯策接连不断的提问。

  夏侯策犹豫了一会儿,“呈送军府的公文,要提他吗?”

  “必须提,不但要提,将这一次发生的事,都如实记述上去。”王自然目色凝重地说道。

  “明白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咳咳。”

  苏云感觉到一阵目眩,将笔搁在了砚台上。

  “真是诡异啊。”

  苏云看着纸上结字刚到一半的北蛮祖文。当初在城南书铺的书傀上吞噬的那枚祖文,苏云并未在意是什么字形,这次从王家祖坟内得到了三枚,有了对比,自然就感觉到了异样。

  那个北蛮巫士,实力分明和王自然相仿,居然靠着一座坟,能够力挽狂澜,差点让他们三人送命,这祖文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。如果解开了祖文之中的秘密,或许宁国北疆每年的伤亡会小不少。

  回到家中的苏云就试图将碑阴面的三枚祖文临摹下来,用以研究,可是每次结字到一半,就会感觉一阵目眩,再想要强行结字,石碑阳面的《礼器碑》就会闪出一道金光,阻止住苏云。

  苏云明白,石碑是不会伤害他的,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强行结字,就会有可怕的后果,可能严重一点的,就会遭到反噬,成为一个智障。看来,这北蛮祖文之中,确实隐藏着某种力量,只是如今的苏云,还无法去触及到这种力量,但是靠着石碑的转化,却可以化作天地墨韵,被自己身体所吸收,精进笔力。

  “这次要不要擦除呢。”既然无法临摹下来研究,想到之前那枚祖文擦除之后带来的巨大裨益,苏云有点心动了。

  这三枚祖文一起吞噬,自己会不会直接成书科秀才了?

  “算了,还是等到年后入天院,获取书心之后再吞噬吧。”苏云也不知道一旦自己吞噬祖文会不会有危险,总之得到书心之后再吞噬,这算是最保险的了,犹豫了片刻,苏云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。之前那么祖文吞噬,自己的笔力还未稳固,还是等到获取书心之后,再来擦除较好。

  咚咚咚!

  苏云刚要吹灭油灯,就听到门外急促的敲门声。

  “这么晚了,谁啊?”

  门外传来姚娴着急的声音,“阿云,是我。春秋在你这儿么?”

  苏云打开门,看到脸色慌张的姚娴,问道:“春秋还没回来?”

  “是啊,这么晚了,平日里早就睡觉了。”

  “您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?”

  “吃了晚饭,去看鼓会了,到现在还没回来。”

  “鼓会?”


扫一扫,免费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