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这事儿,我同意了?
作者:忘三川      更新:2019/4/23 18:32:08      字数:0
    

  骑驴的王自然直到下了驴,这等候在门口的刘县令以及诸生都没反应,一个个抖得跟筛子似的,在寒风之中擦鼻涕。

  夏侯策从楼内走出来。

  刘承见到夏侯策的身影,忙问道:“夏侯公子,这笔髯翁何时才到?”

  “先生已经来了。”夏侯策走到还在跟店小二讨价还价喂驴和喂马价格的王自然身旁,付了驴的草料钱。

  “多的赏你了。”

  小二掂了下手里的一两银子,露出笑容,“多谢公子。”

  夏侯策朝王自然行礼,“先生。”

  “败家啊,一两银子,够吃半月草料了。”

  “这位就是笔髯翁吧,在下昆县县令,刘承,早就听闻笔髯翁之名,久仰久仰。”

  王自然点点头,说道:“刘县令客气了。”

  跟在刘承身后的儒生们也纷纷行礼,这样的书法秀才公,可不比县里那些秀才郎,不然刘承也不会如此厚待。

  “来,笔髯翁上座。”

  夏侯策和夏侯青青这会儿跟在笔髯翁身旁,这刘义山才得空来到苏云身边,担忧地问道:“方才与你起争执的,和笔髯翁关系匪浅啊。”

  “哦,刘教习,你也来了?”

  刘义山摇头笑道:“我本不愿来。宋学正称病躺在家中,我过来,就是陪个座罢了。”

  苏云心中暗道:还是咱们宋学正舒坦啊,不管有事没事,干脆直接告病,真是老狐狸。

  “我们也上去吧。今日你可得好好表现,若是能入得笔髯翁法眼,来年开春入州府天院,可就有个倚仗了。”

  苏云疑问道:“教习之前不是说,这十县案首,就有资格拜入天院院卿门下,这笔髯翁总不会是天院院卿吧?”

  “你啊,拜入院卿门下是不假,可那些院卿,哪一个不是赫赫有名的书法大家,门下弟子无数,背后或许还有家学传承,同姓族人,门生故吏,这大大小小这么多学生弟子,你想想你能占多少分量?”

  听刘义山这么一讲,苏云倒也觉得不假。不过自己有神秘的黑色石碑可以观《礼器碑》,笔法精进得倒也不慢,最重要的是,如今那北蛮巫士的铭文吸收,对他的修为有很大的帮助,所以并不担心自己会落后到哪儿去。

  楼上最大的雅间,早就摆好了桌椅。二三十人坐在一道,一点也不显拥挤。苏云跟刘义山走进去的时候,笔髯翁和刘县令两人正互相推让着正位。

  “笔髯翁,您德高望重,在座的都是晚生,这文会,定是由您来主持大局的,您上座。”

  笔髯翁推辞再三,说道:“老朽也就些笔墨功夫,论文章诗词,那简直是不堪入目,有何德才来主持这文会呢?今日过来,就是凑个热闹,还是有刘县令您主持就好。”

  刘承见请不动笔髯翁,也就不再强求,说道:“既然这样,那诸位就依次入座吧。今日腊八文会,有笔髯翁坐镇,本官相信,定会精彩纷呈。”

  苏云和刘义山坐在末尾。

  笔髯翁左右张望了两眼,见还未开席,便问道:“刘县令,本县那位书科童生呢?不知今日可曾过来?”

  刘承扫了一眼,说道:“苏云,怎么坐这么后面,来来来,你可是这次县考的十县案首,过来过来,坐到本官右座这边来。”

  原本坐在刘承右边的那个县考经义科案首,也就是本县第一名,听到这话,赶紧起身让座。

  今年苏云是黑马,同样,这位儒生案首,同样也是一匹“黑马”。

  苏云本想说不用这么麻烦,然而看到这位老兄已经“自觉”地起身让座了,自己磨叽下去,估计刘承又要发飙,就和刘义山打了个招呼,起身走到那个位置前。

  “学生见过县尊大人。”

  “学生见过笔髯翁。”

  刘县令点了点头,笑眯眯地说道:“笔髯翁,这位就是本县书科神童,苏云。”

  笔髯翁看了眼苏云,心中暗道:墨韵倒是不弱,只可惜远没有那二试卷面来得让人惊叹啊。

  苏云不知道的是,书科秀才看童生天资如何,也跟看刚出笼的大馒头似的,谁身上冒的“蒸汽”比较足……

  只不过苏云吸收了那枚巫士铭文,也学会了如何打理自己体内的墨韵,同样收敛得很好。

  “坐吧。”

  刘承见王自然没有过多的溢美之词,仅仅就是两个字,打发苏云了,颜面有些过不去,以为是苏云的出身不够高,便道:“笔髯翁有所不知,这苏云可是了得,师承深厚,从小就跟着小孤岭上的隐世高人研习书道,这才能一举成名,斩获如此佳绩。”

  笔髯翁笑了笑,说道:“这位隐世高人,老朽倒是心生倾慕,不知道苏案首能否引荐引荐?”

  苏云坐在笔髯翁对面,眼睛扫到要“吃人”的夏侯策,很淡定地说道:“家师云游四海,经常不在山间,就连我,都许久未见了,笔髯翁若是有兴趣,不妨去找找。”

  刘承点了点头,这个回答他很满意。

  “许久未见,不能吧?”

  “怎么?”苏云反问。

  笔髯翁淡淡一笑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  刘承心思玲珑,怕苏云露馅,赶紧切入正题。“今日文会,主要也就是交流交流今年县考试题,大家畅所欲言。”

  陆九言坐在苏云边上,他万万没想到,这个之前还什么都不是的寒门子弟,一下子就成了十县案首,书科双甲,如今昆县的大名人,一口闷酒下肚。

  之后闲聊的,大抵也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儒学知识,都是几个极为懂事的老儒生来拍刘承马屁,无话找话的问答。

  “县尊大人真是学识渊博,这道题困扰我多日,今日承蒙县尊大人解惑,茅塞顿开,学生拜谢。”

  刘承酒过三巡,在众人马屁声中,也是有些轻飘飘了。

  “呵呵,本官出题之时,也担心此题太难,怕你们答非所问,之后圈阅的时候确实发现了这个情况,还是学艺未精啊。”

  “县尊大人教训的是。学生定当铭记于心。”

  “诶,笔髯翁,您有何高见?”

  王自然笑了笑,看到苏云一语不发的样子,说道:“方才见县尊大人与诸生讨教今岁考题,老朽也听得津津有味。对了,苏案首,不妨你也和县尊大人讲一讲,你今岁书科的解题思路,可否?”

  夏侯策放下酒杯,看了眼苏云,不易察觉地微微摇头。

  苏云看着王自然那副神色,心说这师徒二人到底搞什么名堂,老搞我做甚,今天不是来办正事的么,怎么搞得我像是北蛮那个巫士似的。

  “本官见过苏案首的卷子。‘蚕无二设,燕不双飞’,啧啧,这字迹清秀,笔法精妙,不得不说,十县案首,实至名归啊!”

  王自然轻轻点头道:“此卷确实妙不可言。据说下月的《说文新解》上,会刊载此卷。”

  “什么?!”

  “笔髯翁,你是说那……那《说文新解》上会刊载苏云的试卷?”

  众人皆惊,这个消息无疑是爆炸的。

  十县案首,或许每年都有。

  书科双甲,虽然极为罕见,但大宁国一年出个三五个书道天才,也是有的。

  但是——考卷直接被刊载到大宁国销量最好的书道刊物上,这绝对是不可思议的事情。这刊物上,都是哪些人的佳作——翰林院老翰林们呕心沥血的精品、各地书道世家高人妙手偶得的佳作,这才使得《说文新解》的含金量大大提高,没想到居然刊载苏云的考卷,这就让人匪夷所思了。

  “所以老朽想听听苏小友有何说法?”

  苏云面色凝重地说道:“刊载我的考卷?”

  “不错。”

  “这事儿,我同意了?”

  稿费怎么算?

  版权算天院的,还是算老子的?

  这么大的事,居然没人问自己同不同意?!


扫一扫,免费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