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坟头蹦
作者:忘三川      更新:2019/4/23 18:32:08      字数:0
    

  苏云见王自然一笔一划,挥笔凝墨如此艰难,反观那北蛮巫士,坐在棺材板上,犹如不动金刚一般,只是偶尔微微抬手,就可以将凝成的祖文祭出,将笔髯翁的战书笔法破去。

  “糟了,老师的笔力要耗尽了。”夏侯策面色凝重,看着王自然接连几笔都被直接破开,有些担忧地说道。

  “你不觉得奇怪么?这个北蛮巫士若是真的如此强悍,干嘛之前书傀被劫不直接来抢,反倒是躲了起来,等我们找上门来?”

  夏侯策此时已经慌了神,说道:“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,你的长序墨宝呢?”

  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“我如今的笔力,只有活墨凝神,自保的手段,根本帮不了家师。你的长序里有三道笔法战书,我去帮老师。”

  苏云点头,说道:“好,长序给你,借你笔一用。”

  夏侯策一愣,“你要笔做甚?”

  “废话,《望湖楼序》被你拿走了,我这身无寸铁的,万一冲出来个书傀什么的,我不是挂了么我?”苏云说道。

  “你未得书心,连活墨都不……算了,算了,给给给。”夏侯策将手中的笔丢给苏云,拿着《望湖楼序》就朝王自然身边奔去。

  “真是奇了个怪了。怎么可以这么猛呢?”苏云看着棺材板上的黑袍巫士,余光扫到前面抬棺材板的王昌其,摇头叹道:“真是惨啊,面如死灰,生机殆尽了还帮人抬棺材板,死的一点都不体面。”

  诶?

  之前看着,王昌其没这么惨啊,怎么才一阵子,搞得被人榨干了似的?

  “有问题!”苏云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。他回过头凝望身后的王家祖坟。他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?如果不是王家祖坟对他有益处,他完全可以在义庄甚至是昆县王家宅子里搞事情。

  苏云联想到之前他们正要登上王家祖坟时,那北蛮巫士将他们吸引到黄沙亭的一幕,轻嘶了一声,“难道真的是祖坟的问题?”

  苏云看着王自然虽然提笔行书的速度慢了不少,可看上去还能撑一阵子,便朝王家祖坟登去。

  王耀文墓、王耀武墓……苏云快速地扫视过去,想要找到这里究竟有什么是那个北蛮巫士要得到的。

  直到苏云站在一处新立的墓碑前时,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!

  “王昌其墓!”

  这王昌其明明还在外面抬棺材板呢,怎么可能入坟?

  墓碑之上的几道祖文,更是证明了一切。这里,绝对被那个北蛮巫士动过手脚。

  苏云拿起手中的笔,准备抹去墓碑上的祖文。

  这北蛮巫士,定是使了什么巫法,抽干了王昌其的生气,以此来增强自己的笔力!

  好阴毒的手段!

  苏云执笔上书。

  “靠!这笔没墨水!”

  苏云这才想起来,他并未获取书心,以至于无法调动天地墨韵供自己书写。之前凝成墨宝,都是借助自己书法本身造诣,让作品吸纳天地墨韵,而非通过自身墨韵的传导,灌注到纸上,这就是两种墨宝的区别。

  砰!

  苏云回头望去,只见夏侯策手捧苏云所作的《望湖楼序》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三道笔法战书用尽,夏侯策再一次替王自然抵挡祖文之时,终于被那阴毒的祖文击溃。

  好在苏云这墨宝的强度足够,虽然祖文爆破传导而来的墨韵将夏侯策震飞了,可他的这篇《望湖楼序》挡住了大半的墨韵。

  “老家伙,宝贝倒是不少啊。这小家伙吃了我一枚祖文,居然还没死?这怀里的墨宝……嗯?有点眼熟……”

  笔髯翁毛笔一挥,打出一道墨韵之后,喘着气退到了夏侯策的身边,“没事吧?”

  “还好,咳咳,先生,这北蛮巫士也太强了吧?”

  “我也没想到,这昆县居然藏龙卧虎,如此强悍的巫士,为师也是头一次碰见!”笔髯翁气息急促地说道。

  棺材板缓缓移动,北蛮巫士依旧坐在上面,“今日就那你们几个书呆子祭巫主!”

  “小心!”

  笔髯翁拎起夏侯策,飞快地退到了一丈之外,然后自己的肩头却被那枚凌空飞来的祖文擦出了血花。

  “先生!”夏侯策嘶哑地吼道。

  “你快走,带着苏云快些离开。为师还能顶住一阵子!”笔髯翁满脸是血,用墨韵暂时封住了自己肩头的伤口,气息极其不稳地拉起了地上的夏侯策,“苏云呢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刚才……刚才还在这里。”

  “咦,另外一个小鬼哪里去了?老夫记起来了,城南书铺,坏了老夫那具书傀的,就是那个小鬼!”黑袍抬起一直未露的脸庞来,赫然便是王家那位教书先生康世福。

  笔髯翁嘴唇颤抖着,并不是惧怕这北蛮巫士,而是因为高强度的调动天地墨韵,身体的透支所产生的颤栗。

  “难道今日真的要阴沟里翻船了吗?”笔髯翁目露哀色,趁着那北蛮巫士注意力分散,说道:“我若是回不来了,你独自回燕国去吧。”

  “先生……”

  “听话!快走吧,那苏家小子估计怕了,半道跑走了吧,也不管他了。”

  “先生,这次是我连累你了。”

  王自然面色凄然,他也没想到,这个北蛮巫士会如此强悍,“护书道灭巫术,是我们书道之人的本职,谈何连累!”

  “真是师徒情深啊,不过你们今日谁都跑不了,都给我死吧!”

  砰!

  棺材板落下。

  原本抬棺的王昌其,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,瘫软地倒在了地上,北蛮巫士一口黑血喷出。棺材板上的祖文黯淡,失去了原本的妖芒!

  “啊!该死的小杂种!”原本胜券在握的康世福死死地盯着那道蹲在山上的背影。

  这是令他意想不到的背影。

  却又是令他感到恐惧的背影。

  为什么?

  为什么巫主的力量,再一次湮灭了!

  他本以为,自己借助王家祖坟的阴气,引导尸墨来凝聚祖文,只要不是书科举人,并不会看出来端倪,可是千算万算,居然被一个忽略了的书科童生找到了命门!

  没错,他坐在棺材板上纹丝不动,并不是不想动,而是不能动!这是北蛮秘法,也是他能够轻松应对王自然的关键。

  可惜,被苏云发现了猫腻。

  “三翻四次坏我好事!给我等着!”

  苏云回眸,与康世福那张狠戾的脸庞对视着,然后露出了一丝微笑。

  他的脸色虽然惨白到了极致,擦除石碑上的三道祖文,差点没把他整个人身上的墨韵给抽干,然而石碑阴面又多出来三道祖文,又让这一切变得值得。

  康世福没有感受到祖文摧毁之后回归巫主的迹象,心头大骇,怎么可能呢?!即便是这宁国书科的举人,也只能是摧毁他凝聚的祖文,不可能将巫主的伟力湮灭。

  然而这是他第二次感知到,依靠尸墨凝聚而成的祖文,再一次湮灭了!

  这小子身上,究竟藏着什么惊人的秘密!

  湮灭和回归至高无上的巫主,这完全是两码事。

  康世福眉头一皱,虽然很想知道苏云身上到底藏了什么秘密,可是理智告诉他,再不走,以他现在的状态,若是宁国天院的人再赶来,就真的走不了了。

  “苏家小子,我记住你了!等老夫伤势恢复,定把你碎尸万段!”

  康世福抓起棺材板下的一道尸体,身影化作一团尸墨,消失在了黑夜之中。

  等到北蛮秘法消失,王家所有的坟头宛如烟花一般——

  瞬间爆炸……

  苏云还在注视着那个北蛮巫士的方位,忽如其来的爆破声,炸得他跳了起来。

  夏侯策站在笔髯翁身旁,看着半山腰上活蹦乱跳的苏云,无语道:“用不着这么开心吧,都蹦起来了。还在人家坟头……”话虽如此,但他还是露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笑容。

  笔髯翁看着即将塌陷的王家祖坟,喝道:“废什么话,愣着干嘛,赶紧去救人啊!”


扫一扫,免费看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