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也是个狠人
作者:忘三川      更新:2019/4/23 18:32:08      字数:0
    

  对于夏侯策的承诺,苏云也没太当回事。倘若自己考中书科童生,真的要拜宋子文所赐,那他也别在书法上混了,当宋子文的走狗算了,不过他这十县案首、书科双甲的成绩,即便是一县学正宋子文,都没有提及当日一试之恩,可见二试的成绩才是至关重要。

  “书铺发现北蛮的要犯,为何不严加封锁,反而让人一把火烧了?”

  夏侯策听到苏云的问题,笑道:“你也真够天真的。这又不是京州,昆县的三班衙役自顾不暇,哪里敢来对付北蛮的巫士,躲都来不及呢。”

  苏云摇了摇头。

  “真不是你烧的?”

  苏云瞥了眼夏侯策,“我烧书铺干嘛?闲的?”

  “或者是你那位老师,替你出气烧的?”

  苏云呵呵一笑,质问道:“试问你若是杀了一名书傀,笔髯翁会替你烧书铺灭迹吗?放场火庆祝一下?”

  不管是捉拿巫士还是出于泄愤,放火烧房子,这种有毁名声的事,傻子才会去干。

  听完苏云这一顿嘲讽,夏侯策也觉得自讨没趣,干脆不再和苏云说话了。

  “尤师爷。”

  “哦,夏侯公子,苏案首也来了啊。”

  苏云惊讶地瞥了眼这个白日站在刘县令身边,鞍前马后的县衙师爷,没想到,此人身上墨韵微散,居然也是书科童生!

  谁说昆县没一个书法师的?这大活人岂是凭空变出来的?

  看到苏云正看着自己,尤长平也不遮遮掩掩,而是说道:“果然瞒不过苏案首慧眼,没错,在下正是丙申年书科童生。”

  苏云回过神来,道:“哦,同道前辈,久仰久仰。”

  夏侯策暗道:久仰个屁。

  听到苏云这么客气,尤师爷也笑着拱手回礼。看来这苏云年少得志,也并未如传言之中那般,颐指气使,盛气凌人啊。

  “烧这么干净!?”苏云惊讶地看着满地狼藉,这哪里还有之前书铺的样子,就连房梁都烧塌了,地上都是残瓦碎屑。

  尤师爷说道:“天干物燥,这书铺之中又是易燃的纸品,救火也是徒劳,只能眼见着烧得精光不剩。”

  夏侯策说道:“我喊你来,是想让你回忆一下,这书铺有什么可疑的地方,我们也好找线索。”

  “可疑的地方,似乎也没什么可疑的,书铺之中还能有什么。”苏云站在狼藉的现场,四处端详。

  “对了,尤师爷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苏云记起来一件事,便问道:“你知道本县哪户人家在范州有生意往来的?”

  “范州啊……”尤长平在脑海里搜索着,“若是贩夫走卒,那我得会县衙仔细查一查,不过本县的胡家,倒是在范州做布匹生意。”

  苏云点了点头,范州的布庄倒是挺出名的。

  “你有线索了?难道那个巫士就藏在胡家?”

  苏云没有回答夏侯策的问题,而是皱了皱眉头,问道:“书铺烧得这么干净,这家怎么一点事都没有?”之前苏云来书铺的时候,未曾注意边上的店铺,现在天黑打烊了,门板一封,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。

  尤长平仔细一回忆,说道:“对了,这就是胡家的布店!是了,之前书铺起火,就是他们报的案,我之前也纳闷为什么他们布庄挨这么近,怎么半点事都没有,不过胡家人三缄其口,我也不好问。”

  夏侯策双手环抱,说道:“看来这个胡家确实有问题。”

  “胡家自扫门前雪,或许是有那么点可疑,不过我觉得这家铺子更加可疑。”苏云站在废墟之中说道。

  夏侯策看了一眼苏云站着的位置,笑道:“这书傀出现在书铺,书铺自然最可疑,你是在说废话。”

  苏云摇头道:“这里,不是城南书铺的铺位,你们站着的那个铺位才是,这里是另外一家铺子。”

  苏云回忆起来,城南书铺的铺子只有一间门面,而刚才过来时候他就发现了,烧掉的是两间!

  尤长平目光凝重地说道:“王家。

  “王昌其?”

  若是苏云还未得案首之前,如此直呼王家家主姓名,尤长平或许会出言教训,不过如今,苏云有这个资格这么喊,更何况王昌其那个老东西不在这里。

  “这是王家的杂货铺。”

  “可与范州有生意来往?”

  尤长平说道:“杂货铺,货通南北,自然是有生意来往的。不过为什么苏案首觉得王家更可疑呢?”

  “烧得这么干净,莫不是生怕别人知道藏着猫腻,不然书铺老掌柜死了铺子被烧没人管,难道王家杂货铺的掌柜,也死了?”苏云的目光变得凝重起来。

  这绝对不是巧合!

  城南书铺、书傀、沉默的王家,原来,苏云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。王家这条不叫唤的狗,一旦咬起人来,那就下重手。

  不但咬别人,发起狠来,连自己都咬。

  这一把火,烧得干干净净,即便是要将书傀的事情跟王家联系起来,恐怕也找不到半点线索了。

  尤长平说道:“王家藏得很隐秘,不到万不得已,还是不要轻举妄动。这件事,我回去禀报县尊大人,还得从长计议。”

  既然王家出手了,苏云也不是一个善茬。于是说道:“我倒有个主意。”

  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

  “既然他们敢放火烧铺子,那咱们也烧。”苏云平静地说道。

  夏侯策一听,心里有些惊讶,眉头一挑,“什么鬼主意?烧王家宅子?”

  “万万不可!”尤长平听着两个热血青年的话,吓得背后惊出一身冷汗,他们是来查案捉凶的,可别到了最后,自己成了凶手。

  苏云看着尤师爷紧张的样子,便笑道:“烧宅子干什么?我们烧那具书傀啊。”

  夏侯策点头道:“这书傀虽然被抹去了额头的铭文,不过也是那个巫士心血饲喂之物,烧书傀来引那个巫士出来,确实是个好法子。”

  尤师爷一听是这么回事,有些犹豫地问道:“这书傀是本案重要人证……不,物证,若是烧了,可就什么都没了,县尊大人怕是不答应。”

  “缉拿一具书傀,捉不到那个北蛮巫士,一切都是白扯,更何况烧书傀只是个噱头罢了,逼得狗急跳墙才是关键。”苏云说道。

  尤长平擦了把冷汗,感情这也是个狠人啊……

  PS:各位读者老爷们,动动小手,求推荐票啦~·~


扫一扫,免费看小说!